尹吉甫与《诗经》(下)
来源:十堰日报       加入时间:2012-8-27 16:11:44

   石殿远眺。 记者赵虹摄


  神秘的宝堂寺石殿。 记者赵虹摄

  ■特约撰稿许士杰
  《诗经》与尹吉甫
  山西平遥城东城墙上面的尹吉甫点将台和东城墙内侧的尹公庙至今还在。可见,平遥人民对来自房陵的这位大将是多么敬重,又是多么念念不忘!
  由于尹吉甫身先士卒,指挥得当,取得了攻伐猃狁之战的巨大胜利。后来,一起参加过这场战争的同僚写下诗 《六月》,来歌颂尹吉甫。
  六月 【小雅】
  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猃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
  比物四骊,闲之维则。维此六月,既成我服。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四牡脩广,其大有颙。薄伐猃狁,以奏肤公。有严有翼,共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国。
  猃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织文鸟章,白旆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启行。
  戎车既安,如轾如轩。四牡既佶,既佶且闲。薄伐猃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万邦为宪。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来归自镐,我行永久。饮御诸友,炰鳖脍鲤。侯谁在矣?张仲孝友。
  《六月》记叙的是周宣王时北伐猃狁的事,但其目的是通过对这次战争胜利的描写,赞美宣王时的中兴功臣,也即这次战争的主帅尹吉甫文韬武略、指挥若定的出众才能和堪为 “万邦为宪”的风范。清代学者姚际恒所作的 《诗经通论》中说:“此篇则系吉甫有功而归,燕 (同 “宴”)饮诸友,诗人美之而作也。”
  全诗六章,前四章主要叙述这次战争的起因、时间,以及周军在主帅指挥下所做的迅速勇猛的应急反应。
  诗一开首,作者就以追述的口吻,铺写在忙于农事的六月里战报传来时,刀出鞘、箭上弦、人喊马嘶的紧急气氛 (“栖栖”、 “孔炽”、 “用急”)。
  第二、三章,作者转向对周军训练有素、应变迅速的赞叹。以 “四骊”之 “维则”、 “修广”、 “其大有颙”的强健,以“我服既成”的及时, “有严有翼,共武之服”的严明及 “以奏肤功”的雄心,从侧面烘托出主将的治军有方。
  第四章作者以对比之法,先写 “猃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的凶猛来势;次写车坚马快、旌旗招展的周军先头部队 “元戎十乘,以先启行”的军威。一场恶战即将开始,紧张的气氛达到了顶峰。
  第五章作者并没有被时空逻辑的局限所束缚,凌空纵笔,接连使用了三个 “既”字 (“戎车既安,如轾如轩。四牡既佶,既佶且闲”),描写我方军队以无坚不克之凛然气势将来犯之敌击退至靠近边界的太原。很自然地从战果辉煌的喜悦之中流露出对主帅的赞美和叹服。从紧张的战斗过渡到享受胜利的平和喜悦,文势为之一变,如飞瀑落山,又如河过险滩,浩荡而雄阔。
  最末一章,作者由对记忆的描绘转向眼前共庆凯旋的欢宴。 “来归自镐”是将记忆与眼前之事联系起来,而 “我行永久”说明作者也曾随军远征,定国安邦,与有荣焉。然而自己荣誉的获得,又与主帅的领导有关,可谓自豪与赞扬俱在其中。
  从审美的角度统观全诗,这种以追忆开始、以现实作结的方法,使得原本平淡的描写平添了几分回味和余韵。同时,此诗在行文的节奏上,一、二、三章铺垫蓄势,第四章拔至高潮,第五章舒放通畅,第六章归于宁静祥和,使诗歌产生了丰富变化的节奏感和灵动感。
  周宣王任用贤臣方叔、召虎、尹吉甫、申伯、仲山甫等,复修文、武、成、康之政,周室赫然中兴。
  公元前782年,周宣王生了一场大病,弥留之际,召尹吉甫、召虎托孤。明朝著名作家冯梦龙著 《东周列国志·第二回》对这一历史事实作了专门的描写:宣王 “乃召老臣尹吉甫、召虎托孤……曰: ‘朕赖诸卿之力,在位四十六年,南征北伐,四海安宁。不料一病不起!太子宫涅,年虽已长,性颇暗昧。卿等竭力辅助。勿替世业!’二臣稽首受命。” 大意是: “宣王于是召见老臣尹吉甫、召虎托孤……说:‘我仰仗诸卿的帮助,南征北战,四海安宁。没想到,我现在一病不起!太子宫涅,虽然年纪已经长大,但他心性非常昏庸愚昧。卿等应当竭力辅助。千万不能丢失了先人创下的江山伟业!’二臣扣头受命。”
  宣王逝世后,太子宫涅继承王位,为周幽王。这位幽王确实 “性颇暗昧”,他残酷暴虐,涂炭生灵,不听忠良之言,专信奸佞谗谀。尹吉甫辅助无效,同时为避“替世业”之过,便告老还乡,回到房陵。尹吉甫大概在周幽王即位的第七年去世,时已年过七旬。 《旧志》 (见 《旧唐书·地理志》)注: “尹吉甫,……卒,葬房县青峰山。”大意是: “尹吉甫,……去世,埋葬在房县青峰山上。”明代万历版 《郧阳府志》 (即 《郧阳府旧志》)记载: “尹吉甫,房陵人,……卒后葬于房陵青峰山。”大意是:尹吉甫,房陵人,……死后埋葬在房陵青峰山。
  尹吉甫具有以国家大局为重、置个人安危得失于不顾的崇高精神品质。当国家需要的时候,他便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表现出了他对周王朝的无比忠诚。也正因为如此,宣王才器重他,同僚才敬仰他。幽王执政后,残酷暴虐,涂炭生灵,尹吉甫在屡谏无效的情况下,毅然舍弃高官厚禄、荣华富贵,辞官回到生育他的家乡——房陵,表现出了他的高风亮节。所以,房县城东关尹公祠,有门联写道:“龙岗凤岭长挺千秋名宦,粉河玉水朗澈万古忠心”,寄托了人们对一代忠臣的无限敬仰之情。
  关于尹吉甫的死,在房县有多种传说。其中一种是:由于尹吉甫的犯颜直谏,他被昏君周幽王砍头杀害。事后,周幽王很后悔,于是封了一颗金头随葬。后来,周幽王又怕金头被贼人盗墓,便用了十二口棺材同时发丧,分别葬在青峰山、万峰山等十二个地方。
  尹吉甫为房陵人,不仅有大量的文献记载,而且还有大量的祀庙、祠堂、碑墓等文物遗迹。
  明朝嘉靖年间,知县夏维宁为尹吉甫专修一坊,取名 “忠孝故里”。
  明朝成化年间,重修房州县城,曾石刻 “忠孝名邦”四字镶嵌东门城楼。
  明朝正德年间,县承李南金、知县胡壁在万峰山白玉河修建了宝堂寺,专门供奉尹吉甫神像。宝堂寺占地200平方米,三进庭院,宫殿式建筑,正殿门前有一巨立石碑,碑文曰: “夫青峰乃古周朝名宦尹吉甫之佳城 (指古墓地)……此地灵人杰……”大意是:青峰山是古代周朝著名官员尹吉甫古墓所在地……此处,地灵人杰……
  房县文物馆现保存有 “周太师尹吉甫之墓”石碑。
  2006年,国家文化部副部长周和平在听取了 “房陵文化圈”的课题研究汇报后,称赞:中华诗祖、周太师尹吉甫故里 “房陵文化圈”的重大发现,真是了不起,民间文化遗产十分珍贵,希望进一步做好抢救保护,力争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主要活动
更多>>活动公告
更多>>尹吉甫与房县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RSS订阅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传媒集团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业务:0719—8113299  技术部:0719-8208110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