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开启的文学传统
来源:广西日报       加入时间:2012-8-28 15:40:29

    江建文

    作为儒家“六经”之首的《诗经》,它在文化上的贡献是很大的,而且是具有历史意义的;其中的一大贡献是开启了民族文学的传统,它第一次进行中国文学的书写。
    文学是什么?在产生《诗经》的那个年代,是没有“文学”这样一个概念的。人们不知道什么是文学,当然更不知道文学有什么不同的体裁,以及语法修辞和写作技巧之类。只是凭借着作为“思想的直接现实”(马克思语)的母语,把心中那些结合着现实中的人与事的喜、怒、哀、乐的情绪以及幻想与意愿等等,抒发出来。而在抒发过程中,往往与歌唱、与有节奏性的形体动作(舞蹈)密切结合在一起。当时的人把这些用语言为载体的创作称为“诗”。所以,《诗经》在编辑成册时,也就被称为“诗”或“诗三百”(共305篇)了。
    自诗产生之后,受到高度重视,为周、鲁等国的诗官和乐工们不断地采集、整理和保存。这就是当时的采诗制度。《汉书?艺文志》云:“故古有采诗之官,王者所以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也。”这里所说的“采诗之官”就是“行人”,由朝廷委派。他们通过采集、收藏所体现出来的对待这些歌谣的尊重与保护及其措施,用今天的话来说,属于“政府行为”;这种行为用制度来保障,把流传于社会的歌谣(其中一部分属于上层社会的成员创作的,并且也在上层社会流传;而大部分歌谣的作者则是“草根阶层”的奴隶,并在社会下层百姓中传唱)提升到主流文化的地位,无疑极大地推动了文化的发展。环视当时世界上所有的文明古国,能如此关注人文的创造的,只有古希腊堪与之媲美。
    从此,我们这个民族就有了文学,尽管“文学”作为一个表征语言艺术的概念,是迟至魏晋南北朝时期才出现。在这之前,并非没有作为语言艺术的作品存在,而是“文笔不分”。这也可以说是一种理论滞后现象,即从理论上未能及时地概括出同是文本的文学与非文学的区别来,以指导各类写作活动。而理论滞后于实践,在古代历史上可谓屡见不鲜。魏晋以后,文学才从一般的应用文、议论文、史传文、说明文中分离出来。鲁迅说魏晋南北朝是“文学自觉的时代”,就包含了这层意思。追本溯源,中国人最初是通过《诗经》来感受文学、认识文学的。仅凭这一点,《诗经》就功莫大焉。
    也正因为如此,诗歌得以确立它在我国文学中作为正宗的地位。后来随着文学的发展,文学体裁的逐渐增多,诗歌独领语言艺术风骚的局面有了很大改变;但至少在两千多年间,“诗”作为文学家族中老大哥的地位是稳固的。任何一种新兴的文体都无力向它的这个地位挑战。譬如唐代擢拔人才的科举制度,就曾以写诗作为考项;又如当宋词兴起时,被称为“诗余”(即诗歌的末流)等等,都说明了这一点。
    写诗(连带作文)其作为精神劳动的价值,早早地就得到社会的肯定,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地位,还可以从古籍的记载中得到证明。《今文尚书?尧典》中记载过舜的一段话,这是舜命令夔主管音乐,并要他用诗乐来教育贵族们的弟子时,对他说的:“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神人以和。”这几句话分别指出了诗与人的情志的联系,诗与音乐的联系,音乐本身音与调的联系。它表明在上古时代,贵族们对诗与乐已非常重视,而且对这些方面的认识,也已相当深入。
    其次,《诗经》在文学与社会生活的关系上,为后来的文学创作作出了示范性的正确的处理。《诗经》中的诗歌都是在社会生活的基础上有感而发的,没有无病呻吟的作品,它们的时代感很强,现实性鲜明。整部《诗经》反映了中国的奴隶社会五百年间的社会生活,内容分为《风》《雅》《颂》三部分。限于篇幅,在此只着重介绍《风》和《小雅》。
    《风》指国风。“国”即当时由周王朝分封的诸侯国,如齐、鲁、卫、郑、魏、豳、周等等,共十五个。这类诗歌采自这些不同的地方,都是出自民间的创作,其音乐部分即为当地的土乐调。这部分作品占了《诗经》的一大半。从中不仅可以看到当时的劳动生活、风土人情、自然环境,还能感受到下层民众的情绪,了解他们内心的愿望,倾听他们不平的呼声。如《豳风》中的《七月》,描写了一年四季的农事:从耕种、养蚕、采桑、摘菜、纺织、染丝、砍柴,到打猎、酿酒、筑场、凿冰、盖屋等等,男男女女,早晚不停地劳作,一年到头没得闲,十分辛苦。如:“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一之日觱发,二之日栗烈。无衣无褐,何以卒岁?三之日于耜,四之日举趾。同我妇子,饁彼南亩,田畯至喜。”(七月火星向西移动,九月发放寒衣准备过冬。冬天北风呼呼响,腊月寒气冷彻骨。没有粗布做冬衣,怎么挨过此寒冬?正月到了修农具,二月下田去耕地。老婆孩子齐参与,天天田头送饭去,田官见状心喜欢。)
    对于一个只知道《诗经》的地位而没有读过其内容的人,大概会把它设想成为一部语言简古、内容深奥的书籍吧?其实不然。上例就是个很好的证明。它作为一部诗歌集,尤其是那些采自各地的民歌,语言都质朴、自然,读来亲切、易懂,字里行间流贯着劳动人民的忧乐与爱憎。
    《雅》分《小雅》和《大雅》。《小雅》内容可分三部分:一部分是写贵族奴隶主的生活,另一部分写一般小官吏的生活,再有一部分是写民众的生活。但无论属于谁的生活,都是在反映现实,所以,有很高的认识价值和艺术价值。例如《鹿鸣》一诗,是写贵族宴饮宾客的情景的。全诗八节,只引其开首一节:“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吹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鹿在呦呦鸣,食野地青苹。我的贵客到,弹瑟又吹笙。吹笙又奏簧,财礼送一筐。客人关爱我,为我指路向。)情绪热烈、欢快,反映了人情、世态,思想健康。又例《伐木》,写普遍的社会生活的。全诗三节,只引其开首一节:“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相彼鸟矣,犹求友声,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听之,终和且平。”(伐木之声叮叮叮,伴着鸟儿嘤嘤鸣。鸟儿从深谷飞出,迁往高高树林。嘤嘤的鸟鸣声,是召唤它的友人。请看这些鸟儿,也懂得需要友情。何况我们身为人,不交朋友怎么行?明白这交友的道理,会得到和乐与安宁。)这也可以视为一首说理诗。虽还不到感动人的地步,但以鸟喻人,还是比较生动,所说的道理也平易近人。


主要活动
更多>>活动公告
更多>>尹吉甫与房县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RSS订阅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传媒集团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业务:0719—8113299  技术部:0719-8208110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