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陵诗经民歌探源
来源:十堰日报       加入时间:2012-8-28 15:36:48

    张兴成

    2004年以来,国家、省、市民间文化专家在打造房陵文化圈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奇特现象,就是在房县部分乡镇的民歌中有不少《诗经》中的诗句,实属罕见。为什么房县民歌中会传唱《诗经》呢?我们不妨到房县去听听诗经民歌,探究其根源——

    村寨传唱诗经民歌

    “你也有来我也有,仁兄替我唱一首,要唱甲子并乙丑。杜康爷当年造美酒,芝麻又打好香油。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马不行百马忧,一家养女百家求。牌打八张有,遇三逢六又扎九。仁兄替我唱一首,好似刘备坐荆州。”
    2009年10月,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傅广典、十堰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彦文、十堰市民俗学会会长袁正洪,在时任房县县委书记张歌莺的陪同下,来到房县门古寺镇采风。他们一行观看了在该镇五谷庙小学操场举办的门古寺镇民歌演唱会。演唱会上,狮子岩村民间歌手王成明演唱的这首民歌,引起专家们的注意。古老《诗经》至今仍在房县民歌中传唱,全国罕见。专家们当即嘱咐笔者深挖一下,看房县有多少民间歌手会唱《诗经》。从那以后,笔者深入全镇19个村,走访了200多名民间歌手,到2011年秋,共采集吟唱《诗经》的民歌100余首。经过归纳整理,笔者把收集到的用《诗经》诗句开篇、插入《诗经》诗句和段落、对《诗经》进行改编的房陵民歌称之为“诗经民歌”。
    门古寺镇草池村民歌手邓发鼎今年63岁,他会唱《关关睢鸠往前走》,其歌词是:“关关睢鸠往前走,在河之洲求配偶,窈窕淑女洗衣服,君子好逑往拢绣,姐儿见了低下头。”笔者采录后,通过在《湖北日报》、《十堰日报》等新闻媒体发布,不少媒体纷纷转载,专家学者纷至沓来。
    秦口村70岁的老人胡启龙会唱《参差荇菜》:“参差荇菜水中摆,左右流之想裙衩,窈窕淑女我爱你,寤寐求之姐儿来,琴瑟钟鼓度情怀。”这首“姐儿歌”恰巧与邓发鼎演唱的《关关睢鸠往前走》声调一样,句子的行数、字数也一样,可合并为一首歌,门古寺镇组织出版《门古寺民间歌曲集》时便把它们合并在一起。
    秦口村65岁的歌手张绍祥唱的《一家养女百家求》,歌词是:“一进门来往里走,歌师傅拉住我的手,要我唱歌哪里有。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家养女百家求,一家求了百家休。”
    走访门古村84岁退休教师王天鹏时,老人告诉笔者,他记得小时候门古一带若死了老人,要请诗经童子念《诗经》中的《蓼莪》篇作为祭文。诗经童子一般是十二岁左右的男孩,一前一后,围着棺材咏唱。除了将《蓼莪》作为祭文外,也有民歌唱《蓼莪》的。胡家街村72岁的民歌手胡元炳有一个红色塑料皮的笔记本,抄写于上世纪60年代,笔者在上面发现了《蓼莪》中的诗句:“人生在世多辛劳,父母恩情忘不了,孝敬儿孙有多少,我的父母没遇到,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生我育我顾我复我把心操,绫罗绸缎该多少,我的父母没穿到;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生我养我多辛劳,父母的恩情儿难报。”
    在巨峪村,有民间歌手会唱《伐檀》:“东方发白兮,上山岗兮,坎坎伐檀兮,日暮而归。”檀木因木质坚硬,古时常用来制作车轴、锄把、斧把、刀把、板车等。而在房县,这种树木较为常见,由此可推断《伐檀》民歌可能采集于房县。
    笔者在民歌采集中发现,门古寺镇的诗经民歌居多,除了上述以外,还有《君子手段》、《东方来明》、《燕燕》、《汉广》、《野有死麇》、《桃夭》、《羔羊》、《鹿鸣》、《鹊巢》、《崧高》、《烝民》、《六月》等等。世界汉诗联合会执行主席钱明锵看了这些诗经民歌后,欣然提笔写下了“诗经民歌之乡”的题词。

    房县是《诗经》重要发源地

    房县是《诗经》的编撰者、周朝太师尹吉甫的故里。清同治版《房县志》载:“房县,古称房陵。”“披览《郡志》,知房为尹公故里。”房县文物馆现存有 “周太师尹吉甫之墓”石碑,榔口乡白鱼村(现合并为七星村)尚有宝堂寺岩庙遗迹。2010年5月,中国诗经学会会长夏传才在考察房县与《诗经》的渊源中指出:“尹吉甫是房县人确定无疑,可考可信。房县发掘出当地民歌与诗经乐歌的结合,以及与尹吉甫相关的民间传说,很有价值。尹吉甫是房陵人,而不是古蜀国江阳人。河北南皮、山西平遥的吉甫墓是纪念墓,四川泸洲之说系误传。房县是《诗经》中署名诗人尹吉甫的籍里,他封邑于此,葬于此,其后裔绵延于此而成为大家族。”
    尹吉甫是《诗经》的采风者、编纂者,他在2500多年前辅佐周宣王,被赞颂为“文武吉甫,万邦为宪”、“吉甫作诵,穆如清风”。他编撰的《诗经》采诗305首,分风、雅、颂三部分。
    明代《郧阳府志》载:“尹吉甫,房陵人,食采于房,卒葬房之青峰山。”《广舆记》载:“尹吉甫为房陵人,是也。及闻城东有祠墓。”《辞海》载:“尹吉甫,周房陵人,宣王修文武大业,进迫京邑,奉命北伐,逐之太原而归。”此外,《明统志》、《万历郧台志》等均有关于“尹吉甫是房陵人”的记载。
    《诗经》是中国纯文学的始祖,孔子对之极为推崇:“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所以早在春秋时期,典礼、讽刺要用诗谈事说理,要用诗涉外交往,统治者了解时政也常依赖诗,所谓“天子出巡,命太师陈诗以观民风。”可见在当时的社会,学诗、用诗已成为一种风气。有一则名为“庭训”的典故,与孔子有关。据说有一天,孔子正好站在庭院里,其子孔鲤“趋而过庭。”孔子叫住了他,问道:“学诗了吗?”孔鲤答:“没有。”孔子就告诫道:“不学诗,何以言?”孔鲤不得不诺诺连声,“退而学诗”。在孔子看来,学诗是了解社会现状的重要途径。不然,你能说出些什么呢?显然,孔子等先贤试图通过倡导用诗来达到“经夫妇,成教敬,厚人伦,美教化,称风俗”的目的。
    那么,房县在西周时是诗经民歌中的什么地方呢?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聂石樵主编,雒三桂、李山注的《诗经新注》一书介绍,“《诗经》中‘二南’之诗的划分以陕西为界,产生在陕西、四川,包括今河南南阳,湖北枝江以西地区的诗歌归入《周南》,以东的诗歌则归入《召南》。”
    《关睢》是《周南》中的一首,而《周南》是《国风》的一部分。《周南》产生于江汉一带,从字面上理解,“江”是长江,“汉”是汉水,而房县恰在长江之北、汉水之南的江汉之间,是《周南》、《召南》交会地,房县是《诗经·国风·周南》的发源地之一,是没有疑问的。
    当代著名学者钱穆的研究结果表明,“江汉”系指汉水。他指出,余观《诗》与《楚辞》于“江汉”、“江湘”每每连举,此名不得专指长江言。如“江汉浮浮”、“江汉之浒”以及“滔滔江汉,南国之纪”,是指汉水不指长江 (钱穆 《古史地理论丛》)。这个结论说明,房县乃至整个渝东、陕南、鄂西北都是《诗经》的发源地。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主要活动
更多>>活动公告
更多>>尹吉甫与房县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RSS订阅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传媒集团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业务:0719—8113299  技术部:0719-8208110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