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起源及《诗经》
来源:诗经文化网       加入时间:2012-8-28 15:30:56
    就国学蕴涵而言,相对于古人(清乾、嘉学派之后)今人无论在治学方法之严谨还是知识之渊博以及立论精当、见解深邃方面皆无法与之伦比。同样,今之学者学术素养、功力以及学风方面也无法与古之学者抗衡,不是说今人智力逊色古人,只因为社会条件之变更早已使古人那种“三岁读经”的教育方法一去不返,今人更无从谈起享有以小学为基础和核心的考据学,白话文时代今人必然面临前所未有的衰微大趋势,正所谓“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其实这不是任何个人的意志所能转移的。
    一、诗的起源
    ㈠诗是人类的母语
    中国关于“文”的概念形成较早。《文心雕龙》就认为“文之为德也大矣,与天地并生者”,即“文”为万物属性渊源深广,堪称与天地并生俱存。因为有了天地就有了蔚蓝色和黄色交错,并有方圆形体区别。同时,日月像璧玉叠合在一起,显示壮丽的天河景象;山河像光彩绮丽的锦绣,展现出大地的形象,所有这些都是自然之“文”。仰望天空日月星辰光芒闪耀,俯视大地山川河流蕴涵华美文采,上下位置已经确定而产生天地,只有人可以与天地相配,因为人类凝聚着天地灵性,即所谓的天、地、人“三才”。人为万物之灵,为应天地之心而生。人的心灵产生而确立了语言,语言之后文章得以鲜明,所有这些都是自然的道理。
    国人关于“诗”的概念产生时候相对较晚,尤其在华夏最初的文字符号即甲骨文和金文中迄今为止没有发现“诗”的存在,直到西周中期后方才出现,今可见于如《大雅.卷阿》、《小雅.巷伯》以及《大雅.崧高》等中。
    文学,不论中外,发达最早的是诗歌。所以说诗歌是最初的文学,甚至有确凿证据证明在有文字以前便有了诗歌。而且,中国最早的诗歌不是四平八稳地写在纸上而是唱出来的。
    如郑玄之《诗谱序》据《虞书》“诗言志,歌永言”之说将诗歌起源定于虞舜时代;孔颖达之《毛诗正义》又上推到大庭氏时代,其实此种思路并不正确。因此有人断言,“荷马史诗是希腊最早记录之诗,其原始程度却不如非洲土著之歌谣”。
    所以,研究诗歌的起源不能总是从历史追索入手。如朱光潜所言,“自以为在最古的书籍里寻出几首诗歌,就算寻出诗的起源了”,也即研究诗歌起源与其以荷马史诗或《商颂》、《周颂》为依据,倒不如以现代最未开化民族的歌谣做依据。
    先秦时期是我国文明史上最著名的中华民族“三大文明繁荣期”之一(先秦时期、魏晋时期、隋唐时期)。这一时期诞生了屈原、孔子等诸子百家。从文化体验的角度出发,越是接近原始的文明越为真实,所以今天的文化学者们宁愿放弃都市的繁荣而深入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主要原因就是这些地区有许多真实的文化存在。
    ㈡诗是精粹的语言
    因为诗歌是纯粹的,因此比散文需要更多的思索、更多的吟味,许多人觉得诗歌难懂,原因在此。但诗歌终究是语言,因此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神秘。
    1.所有语言,包括说的和写的,都是可以分析的,诗歌也是可以分析的。只有分析,才可以得到透彻了解;散文如此,诗歌也如此。有时分析起来还是不懂,是因为分析得不够细密或者是知识累不够或拥有的材料不充分,并不是分析的方法不成。这些情形,不论文言文、白话文、文言诗或白话诗都是一样。不过在一般不大熟悉文言的年轻人,文言文特别是文言诗也许更难懂些罢了。
    由于诗歌是精粹的语言,暗示是其生命,而暗示得从比喻和组织方面下功夫,利用读者联想的力量,所以欣赏诗歌往往有组织简约紧凑,似乎断了又联系着的感觉。
    2.只有能分析的人才能更切实欣赏。因此所谓的欣赏其实是在透彻的了解里。没有透彻的了解,欣赏起来也许会驴唇不对马嘴,至多也只能是模糊的印象。
    有不少人认为诗歌只能综合欣赏,一分析就没有韵味。其实诗歌是最错综、最多义的,非得细密的分析功夫,否则不能轻易抓住其意旨。古人分析诗歌多在释“事”而释“义”少:
    “事”就是诗歌中引用的古事或者成辞,通常称为“典故”;“义”为诗歌的意思,即日常所谓的“用意”。
    典故其实是比喻的一类,或用古事成辞或用眼前景物。一首诗歌可以不用典故,但是却离不开典故。旧诗如此,新诗仍如此,可能新诗多用些外国典故罢了。要透彻地了解诗歌,在许多时候非先弄明白诗歌的典故不可。如陶渊明的诗歌可谓“自然”,但其用的典故依然不少。有些人反对诗歌用典,认为诗贵自然,辛辛苦苦注释的典故只能表明诗歌“来历”以及作者知识渊博,但不能增加诗歌价值;另有人认为典故太麻烦、太琐碎,为欣赏之累。
    ㈢一切诗歌的出发点是性爱
    1.古人认为,男女性爱是天地间的正气。宝爱之暇,何所用其惭作。所以中国第一部乐诗集——《诗经》里包含的情诗很多,作者老实地歌唱,编者老实地收录,他们只觉得这是人类应有的情感,而这些诗是忠于情感的产品。[顾颉刚《史迹俗辨.诗歌的出发点是性爱》
    当然,古人比现在人喜欢唱歌,当代知识分子抒发情感往往写诗词,只能写在纸上且只能诵读不能演唱;古人及当时非知识分子则不然,他们抒发情感往往是唱出的山歌或小调,很少写在纸上,也没有人注意。
    最初的诗歌,与故事一样,是民众共同的作品,没有私人著作权,可以说所有艺术的分枝都是由诗歌衍变出来。[有韵律的语言易上口、易读、易记]
    2.用研究性欲的方法研究《诗经》,自然最能了解《诗经》的真相。其实也用不着十分研究,你打开《诗经》来,只要你开诚布公读去,他就在那里。自古以来苦的是开诚布公的太少,所以总不能读到那真正的《诗经》。[闻一多《诗经的性欲观》]
    有人说诗歌中“比兴”信念可以支配一切,即作诗必关教化,凡男女私情、相思离别的作品,必有寄托的意旨——不是“臣不得于君”便是“士不遇知己”,因此认为相思和离别等等私情不值得作诗,即作诗和读诗,必能见其大。但是原作品中却往往不见其大处。于是有些人只能抓住一句两句,甚至一词两词曲解和发挥,好凑合其传统信念。这不但不切合原作,并且常常不能自圆其说,只能算是无中生有、驴唇不对马嘴。[《朱自清全集》第七卷,江苏教育出版社1992年版]

本新闻共5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4  5  


主要活动
更多>>活动公告
更多>>尹吉甫与房县
 
  关于我们网站团队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RSS订阅
秦楚网(10yan.com)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十堰市委宣传部 主办:十堰日报传媒集团 
编辑部:0719-8118833   广告业务:0719—8113299  技术部:0719-8208110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鄂备2011016